从WE选手退役说起 再看电竞圈乱象

上几乎是不知不觉间,游戏界居然崛起一个堪与娱乐圈打擂台的“电竞圈”,近来电竞圈红火的话题当然就是那个风一样的男子终于风一样地走了。著名“撸手”若风的退役,使得关于电竞圈的种种话题又一次相继拥上各大游戏频道头条。这些话题中,最常见的词语无外乎是“乱象”、“浮躁”、“丑陋”、“不堪入目”、“混乱”,如果说娱乐圈还是“一袭华丽的袍子,爬满了虱子”;我等大电竞圈一众男女丝还套着文化衫就开始饱受各种蚊虫煎熬了。 这周咱便来聊聊所谓“电竞圈乱象”,究竟“乱象是啥”,究竟它们的背后是啥,究竟我们该怎么看这一股“乱象”?

LOL著名职业选手若风 style=vertical-align: top; border: 0px; padding-bottom: 20px; background-image: url(

其实所谓“乱象”太正常不过,男人和男人要决出王者,女人和女人要滋生“八”卦,这么着,有男有女的地方总归要诞生“王八”。在这个电竞的“江湖”,太容易卷进一趟“浑水”。 看看今年以来“电竞圈”的著名故事,或者说,著名事故:

各种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血泪史。除了少数宣传贴以外,本年度的大多数所谓电竞“内幕文”几乎都在不厌其烦地重复一个个卑微而渺小的电竞选手的故事:他们的训练时间漫长,他们的待遇微薄,他们的成就不受承认,他们的前途一片黯淡,他们的住宿宛如猪槽,他们的妹子……哦,不好意思,就这还能有妹子么。然而,有些俱乐部老板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供养选手的困难,选手锻炼的懒惰,跳槽和黑赛层出不穷……一个队伍,两种声音,无数心思,友情与背叛的故事接连上演。

涉及解说产业的掉节操事件。如某战队经理怒骂女解说为绿茶婊、某《英雄联盟》解说4P丑闻等等(如我等纯洁网友,一开始还禁不住问道,“啥?四缺一,掉线的节奏?”),由此似乎完成了将“宫心计”和“无间道”引入电竞圈的开创性里程碑。

最重要的,大概是越来越多选手的退役事件,无数“大神”或者“准大神”或者“伪大神”相继开始抽身此圈,从核心走到边缘,从选手变作解说,从拿着鼠标骂“”的那位变成指着场上选手骂“”的那位。

据说谈事物要谈本质,其实以上每一条“乱象”,往往都被牵扯到很有深度的讨论之中。比如说,电竞选手和老板的“血泪史”故事就常常被引申到“国内没有非常成熟的管理模式”,咱得看看韩国是怎么搞滴,也去搞搞韩国,不对,也去学着韩国来搞一搞。

解说妹子们掉节操的问题,也往往牵涉到电竞圈的“潜规则”。为了巴结选手、为了向上爬,这样的故事放在好莱坞相当于一片叶子丢在树林里,无风无浪;放在咱丝纯洁的电竞圈,则相当于一片叶子挂在亚当的隐私处,又疯又浪。

大神抽身离去的话题,一方面涉及到电竞圈的变现问题,另一方面,也常常被指责他们的心态浮躁,他们求利迫切。诸如此类。

于是,针对这些所谓“乱象”,各种呼吁起此彼伏——我们当然渴望这片地盘变得更为纯洁、更为干净,也有无数清道夫义愤填膺,但小生其实想说,亲们,别想太多。这就是丑陋,与其排斥它们,不如学会爱上它们。

本年度第一掉节操日剧《Legal High2》本周迎来了大结局,第一掉节操剧里第一掉节操大叔古美萌在最后的法庭上做了一番华丽丽的宣讲词,大谈:谁也别想当上帝去纠正或者掰弯其他人,人类就是丑陋的,就是自私自利、无下限的,唯一的面对方式,就是爱上丑陋。 作为一名看官,小生只能默默地以为,如果你爱电竞圈,你就该接受它的丑陋。

人和人在一起,既会相亲相爱,自然也会相恨相纠结。电竞圈自也是如此,每一个爬到顶端的人都有他/她历程的辛酸,而每一个未能爬上去的人,自然也有他的痛苦——至少过多的仰望会对脖子造成不可避免的负担。

我们无需对“乱象”太耿耿于怀,也无需叫嚷着无谓的“清除垃圾”。因为无论如何,这些丑陋、这些自私、这些、这些追名夺利,都无法抹杀他们一手握着鼠标、一手敏捷地敲击着键盘时候那全新凝注的眼神。你是否记得,世界在某一刹那万籁无声,他们不讲究的衣服和乱糟糟的头发里,居然有着一丝丝淡淡的、神圣的光芒。

从《半泽直树》穿越到《Legal High2》的堺雅人又通过释放下限和贱贱的荷尔蒙而赢得强劲收视

《国富论》对“自私自利”和“看不见的手”的推崇,已经是太过老旧的话题,但我们的思维似乎从来没有扭转过来。惟其尊重“人性丑陋”的前提,我们才有可能为中国电竞的困局找到出路。对电竞和事业的热血只能沸腾一段时间,只有足够的价值回报才能留住选手和解说,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每个人都是求点利益、求个生存,理想是压箱底的追求。

承认人性本恶不是为了否认人心中善良和闪亮的部分,而是试图给出一种可能性:如果人性本恶的情况下我们都能处理好这事情,那么当人心是善良的,岂不是能够做得更好么? 试着爱上古美门大萌叔,爱上丑陋吧。“乱象”之说,至此可以休矣。

Leave a Comment